首页|行业资讯|艺术观点|展讯分享|艺术话题|艺术人物|艺术沙龙|艺术讲堂|时尚艺术|艺术科技|美食艺术|摄影艺术|艺术设计|影音艺术
首页 > 艺术人物 > 胡弘谈当代水墨 从书法的抽象性到西方绘画语言 > 正文

胡弘谈当代水墨 从书法的抽象性到西方绘画语言

核心提示: 当我看到胡弘先生的画作时,我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中南海、人民大会堂要收藏悬挂他的作品。我也理解了,为什么尼克松的女婿喜欢他,为什么那么多华裔华侨喜欢他,为什么日本和美国频繁地邀请他办展。因为胡弘先生的画里有中国,也有世界。 胡先生的中国是拥有五千年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国。“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是他画笔下纯善优美的情调,“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是他书法中豪……

当我看到胡弘先生的画作时,我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中南海、人民大会堂要收藏悬挂他的作品。我也理解了,为什么尼克松的女婿喜欢他,为什么那么多华裔华侨喜欢他,为什么日本和美国频繁地邀请他办展。因为胡弘先生的画里有中国,也有世界。

胡先生的中国是拥有五千年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国。“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是他画笔下纯善优美的情调,“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是他书法中豪迈从容的心性。由于从小便成长在书香门第,祖父辈皆是文人才子,因而胡弘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与生俱来的热情和勤奋好学的意愿。从8岁拿起毛笔,胡弘先生坚持每日临帖书写,这“定心的锚”让胡弘从弱不禁风的少年,在一个甲子的风云变幻中成长为坚定从容的智者。而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看胡先生的画,你就会发现他在用笔墨谱写生命的赞歌。在苍苍翠微中我们看到中国山水中自然的繁华,在非洲大鸟的姿态里我们找到世界普遍的人性光辉,在他当代抽象的作品中我们又体会到胡弘独有的心灵舞蹈。

胡先生的世界,是具有当代精神的无边界的世界。试图从中国传统艺术领域走到现当代领域是一条层林叠嶂的“蜀道”。“现当代艺术”的概念皆由西方艺术史发展而来,是完全不同于中国艺术哲学的另一个范畴。从文化角度来讲,西方的当代艺术就是绘画语言表现力的体现,而中国的当代艺术,则往往陷于模仿和套用两个尴尬的境地。因而谈到中国传统艺术的当代性,总是令人乏善可陈。胡弘先生的当代绘画就成功打破了这一桎梏,通过多种媒材的应用,灵活的笔触表达而用西方的美学形式(如油画)却抒写了传统东方的哲思和人生态度。

世界上哪有什么艺术,有的只是艺术家。能有幸在胡弘的艺术世界里走一遭,你看得到像大自然一般和谐的色彩,以及悦动的笔触,那是一种内心深处的豁然开朗,以及生机盎然的精神追求,所谓书法如命,画为魂。

穿越古今的当代水墨

胡弘先生说,书法是他的生命。从颜、柳到二王,从楷、隶、行、魏碑再到草书,并涉猎梅兰竹菊的基本水墨造型。胡弘先生把对生命的体验和认知都融入到每日的书写中,与其说是数十年磨一“笔”的练习,不如说是力透生命的参悟和记录。那是在山西农村插队的七年,被打上“黑五类”标签的胡弘,从京城的繁华到穷乡僻壤,这对于胡弘来说,就像一条鱼从大海被扔进了枯井。正值青春年少的胡弘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他成长亟需的精神食粮。背唐诗、背新华字典、学习朗诵和男中音,胡弘就像一块儿海绵吸收着任何能够接触到的文化养汁。现年已过花甲的胡弘笑称自己仍然是一块儿海绵,互联网、微信已成为自己学习交流的得手工具,而回忆插队的日子,虽然那是最苦的生活,却构筑了胡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生底蕴。

我们把胡弘的书法和水墨放在一起欣赏,便能了解他才华横溢的水墨艺术和贯穿始终的人文精神。《造万物而无心,处五浊而清冷》这件作品可以说是胡弘多年书法精髓集大成者。其草书受到张旭、怀素和徐渭书家影响,却又以碑入帖,挥洒无碍。另一方面,胡弘在用墨上大胆创新,大量运用枯笔,写成一种苍劲、抖擞之精神。可以说胡弘先生用从容有力的书法直抒胸臆,且书法内容多为胡弘先生自己感怀而作的诗句,可谓神形合一。


而步入二十一世纪,胡弘先生开始寻求另外的表达——绘画。书画同源。上天仿佛听到了胡弘内心的呼唤,因此命运安排他到印度克拉久霍寺庙神庙去走一遭。人类本能的生命形态——性,在几千年历史的古老神庙的浮雕上被演绎,被赞颂,同时也使胡弘的心灵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和共鸣,因而,胡弘的绘画作品开启了新的篇章,那是生命的赞歌。我们可以看到胡弘先生多年的文化积累在现代艺术的狂潮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自在生长,那是草书的笔触回归到图形的本意,在用自己的性格描绘着人类共通的内心世界。书画同源,本应如此。而书法,也早被学界公认为中国抽象绘画最早的形式。胡弘,只是用生命力冲破了千年规矩的“枷锁”。

荡胸层云之现代山水

从富有想象力的图像符号的构建,到不再受形式约束的以色彩和色斑为特征的艺术表现,胡弘的现代山水能够传承中国传统山水的意境,却又通过西方的颜料和媒材,呈现出被西方艺术理论体系广泛包容、解读的画面。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包括《新四季春夏秋冬》以及《逝去的山和水》。在这些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胡弘先生中西结合的创作手法及对社会生活心境与时俱进的体察。绘画的媒材更加丰富,以纸板、水粉纸为主,同时结合使用丙烯和墨汁,连绘画工具也是胡弘为达到某一画面效果而亲手尝试制作,这一幅幅奇幻的风景背后,是胡弘对自然返璞归真的向往,也是对现代城市喧嚣迷惘的隐忧。

气宇轩昂的至尊生命


从象形到会意,从立体主义到表现主义,再由传统水墨的线条高度概括出大鸟的姿态和特征,胡弘先生把他心目中的至尊大鸟——鸵鸟画得十分传神。他们奔跑,舞蹈,讴歌,他们是胡弘宣纸上的音符,他们是胡弘对生命的好奇和无尽热爱。鸵鸟系列和火烈鸟系列是胡弘先生从2008年开始关注的题材,直到现在也常常成为他画中的主角。它们或一枝独秀,或三五而聚,或浩荡成群,极简的笔墨却跃然纸上,仿佛听到了他们的躁动和啼鸣。这些无所羁绊的生命,正是胡弘所讴歌的人生啊。

责任编辑:艺术中国小编

吉ICP备11002400号-21 服务QQ:175529508 e-mail:zk8312@163.com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